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片龙鳞(九)(1/2)
荒海有龙女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第八十九片龙鳞(九)

  众主君来访, 原本都是想抓邢冀的小辫子,没想到这人还真的滴水不漏,全程表现的无比忠诚认真, 一口一个殿下挂在嘴边,泸州牧在心底冷笑,他跟邢冀你来我往多年, 还不知道这老小子的尿性?别看他表面上装的跟真的一样,心里绝对有诡计!

  所以他得小心、谨慎一点才行。

  来潍州之前,他已经跟心腹说过, 若是自己遭遇不测, 便尊长子为主君, 讨伐潍州, 决不能让邢冀占便宜!也不可为自己的死悲伤!

  心腹们及长子泪流满面万分不舍,泸州牧也十分悲壮的踏上这次潍州行。

  放眼看去, 加上邢冀在内一共七位主君都已到齐, 在这之前, 江山飘摇,众人各自为营, 谁都有自己的小心思,若是皇室子嗣凋零, 那天下便是有能者居之,凭什么让给那窦贼?龙椅上那冒牌货是真是假世人皆知,也就窦贼自己骗自己,这种漏洞百出的理由他也能冠冕堂皇的说出来,为的是什么?

  还不是那名正言顺四个字!

  结果现在说是先帝还有真正的遗腹子在人间,大家都觉得不可能,就算有, 也不能落入邢冀手中啊!就算落入邢冀手中,邢冀也不可能老老实实把对方养大,并且还要为之效力吧?反正泸州牧代入了一下,感觉换成自己肯定是不可能的,他也许会把这孩子养大,但决不可能奉对方为主,他向来认为自己不比邢冀差,因此自觉对邢冀的想法十分清楚,心想此人不就是故意如此,想要挟天子以令诸侯?

  等着瞧吧!等到那位殿下一现身,肯定是胆小怯懦,跟龙椅上的冒牌货没什么区别!

  这份得意洋洋的自信,让泸州牧一边认为自己会死,一边又期待于即将见到的小殿下。

  邢冀却是一副老实本分的模样,对谁都是笑哈哈,十分爽朗憨厚,但是个人都知道这家伙跟爽朗憨厚这四个字不沾边,指不定肚子里憋什么坏水呢!

  “殿——下——到——”

  伴随着唱名,主君们纷纷起身下跪行礼,直到少年清朗的声音传来,众人才抬起头,这一见,便目露惊艳!

  这世上总有一些人,深受上天厚爱,集大气运为一体,一眼看去,便是人中龙凤,不是池中物。

  这位殿下正是这种人。

  只看他一眼,泸州牧便知道外面传言可能并不虚假,这位身上的贵气,那龙椅上的冒牌货是死了,要是在这儿,站在一起,简直就是荧光与皓月之别,残酷无比。且看到这位殿下,在场诸位主君,竟无一人怀疑他的身份!

  可见其气质高贵。

  大家看邢冀的眼神儿都有点不对了,心想彼此算计琢磨了这么多年,你他娘的表面上装纯臣,我们其他人懒得拆穿你,结果你他娘的还真的是个纯臣?居然不是装的?!

  “诸位请免礼。”

  少年毫不怯场,按理说他们这些主君多年来身上已经养出了不怒而威的气势,普通人见了都要抖三抖,话都不一定说得顺当,可殿下到底是殿下,不愧是先帝的血脉,非但不惧,反倒镇定自然,若是为他所驱使,那也是理所当然!

  一番会谈下来,众主君是彻底死了心,这位绝对是先帝之子,绝对绝对的了!

  当年先帝虽驾崩,但玉玺却消失无踪,这也是为何窦贼会扶持一个冒牌货的原因,一日不得玉玺,他便一日不得安稳,可惜寻了这么多年一无所获,却不曾想,玉玺被当初那位娘娘带了出来!

  主君们虽然各有心思,却也是在先帝后继无人的情况下,现在人家名正言顺,还有玉玺,谁敢造次?谁敢质疑?

  纷纷夸赞娘娘智勇双全,又可惜先帝英年早逝。

  不过话又说回来,这位殿下生得可真好,年岁也不大,不知道可有婚配?邢冀应该不敢随便给殿下定了亲事吧?

  邑阳牧便拱手呵呵笑“不知道殿下迄今为止可有婚配,臣有一小女,生得沉鱼落雁之容,闭月羞花之貌,又精通琴棋书画,愿伴殿下左右,为殿下倒茶添衣。”

  卧槽!

  这是其他主君们内心深处的声音,老小子动作还挺快!这就想当殿下老丈人了!问过他们了吗!

  一时间,主君们纷纷开口,这个说自己有个长得漂亮又有才华的女儿,那个说自己的侄女不仅长得漂亮有才华,还温柔体贴善解人意,甚至还有睁眼说瞎话的,说自家女郎对殿下仰慕已久……邢冀在边上听得简直想骂娘,这群老不死的是一个比一个不要脸,殿下身份刚暴露不到几天,他们家的女郎是如何对殿下仰慕已久的?

  以这个理由想做殿下老丈人的泸州牧,对此振振有词“小女自幼便崇拜先帝,常常为先帝所不幸而哭泣,无数次向佛祖请愿,求先帝能得一血脉于人间,如今殿下出世,如何不是仰慕已久?”

  邢冀……

  真他娘的不要脸,以前没看出来这些人都这么不要脸啊!

  玲珑笑眯眯地听诸位主君给他扯红线,最后才拱手道“多谢诸位好意,只是我已与潍州牧之女定下白首之约,诸位的好意,我只能心领了。”

  邢冀一听,心里那叫一个爽快,得意地一挺胸膛!

  众人齐刷刷看过来,心中恍然大悟,怪不得呢,他们就说,怪不得邢冀这老小子会如此“忠君爱国”,合着是早就拿了好处啊!如今他是殿下的第一支持者,又是殿下未来的岳父,为了殿下劳心劳力,待到殿下回归帝位,那谁的从龙之功最大,还需要说吗?

  邢冀太心机了!

  众人愤怒不已,邢冀愈发得意,只差没叉腰狂笑,原本他还有几分遗憾,可是看着这些掐了这么多年的老家伙们一个个气得变形的脸,他就觉得真的是太爽了!爽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!爽的还想继续炫耀一波!

  邢萱被请来时,便发觉大厅内众人都盯着自己看,她也不知道父亲让自己过来是要做什么,只是略有些紧张,但礼数周全,优雅柔和,看得那些个想挑毛病的主君们心里也是服气,虽然都骂邢冀,但不得不承认人家这个女郎养得是真好,无论容貌气度,都是一等一,其他人可比不过,他们将自家女郎夸上天去,也要稍逊一筹。

  再看殿下对邢萱的态度,那更是没希望了,算了,还是老老实实做自己的事儿,别想其他的了,殿下的老丈人是那么好做的吗?

  先帝血脉重现人间,世人皆知,连带着京城的窦相也不例外,窦相暴跳如雷,接连摔了不知多少珍贵茶盏瓷器,当初他好不容易在华安帝旧部中安插人手,原本半路上便能将那女人击杀,一尸两命,谁知道那女人居然活了下来!他暗中追查这么多年都没消息,原以为对方肯定是死透了,不曾想是邢冀在其中插了一手!

  这邢冀为何要与他作对!?

  既然先帝真正的血脉出现了,那么窦相先前的图谋自然落空,现在摆在窦相面前的只有两条路,一,是承认玲珑的身份,拨乱反正,将皇位还回去;二,是如法炮制,再弄个皇帝出来,指责玲珑是冒牌货,光明正大出兵攻打潍州——窦相自然是想要选第二条,但问题来了,以他手头现在的兵力,跟那些州郡相比,那无疑是以卵击石!

  怕不是不仅打不过人家,还要被人家摁在地上摩擦,甚至连自己的荣华富贵都保不住!

  邢冀那边的联军迅速出了檄文,以清君侧诛佞臣的名义,从潍州开始向京城攻打来。窦相天天搁心里骂娘,那群老东西,平时掐的要死要活,打得什么主意谁不知道,还不是觊觎这江山?现在都装什么好人呢?尤其是那邢冀!窦相敢打包票,对方帮助先帝血脉夺回江山后,绝对会做跟自己一样的事!

 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谁不想这样?

  谁不想当皇帝?

  然而联军势如破竹,那些老不死的也不知被灌了什么迷|魂|药,居然真就一心一意帮助玲珑,难不成那位所谓的先帝血脉,真的有什么魔力?

  窦相自然是不肯承认的,奈何他想活命,最终,眼看不敌,他便亲自脱下顶上乌纱,背了荆条负荆请罪,以此投名状,修书一封送与玲珑,并大开城门,迎联军入城。

  他不信能跟自己周旋这么多年的邢冀会真心把皇位拱手让人,即便自己暂时退却,他也不会输!

  窦家在朝中盘根错节,窦相自己更是门生无数,他坚信即便先帝血脉登基,也要忌惮自己几分,只是暂时明哲保身,他日养精蓄锐,定能卷土重来!

  这是个美好的想法,如果对方也能正常想的话。

  可玲珑是那种会正常想的人吗?

  当然不是。

  他进城的第一件事,是先跟窦相聊聊天,在窦相口中,那一切都是冒牌皇帝的错,是对方蒙蔽了自己,自己其实也是一番真心,只是奈何错付,若是早知对方是假的,那便早就投诚了!

  反正甭管这话里是多少漏洞
为您推荐